Maria

想记录的时候不写下来的话会后悔的。

今天我给我弟弟写了封信
我有两个很亲的弟弟,是我老叔老婶的儿子,一个叫子越,一个叫子珩。我是子仪,我们一听就是一家人。
我算懂事,可是我的弟弟们真的很任性很熊孩子……小的小也就罢了,大的是什么坏毛病都有,需要人求着学习哄着吃饭骂着发火才能不玩游戏的那种。从小带他们,我就立志以后一定要生女儿。
可在今天检查结果出来,彻底宣告,他们的家垮了。这两个天真的孩子却毫不知情,或者说他们知道他们年轻的爸爸做了一个手术,很惨得躺在床上吃不了好吃的东西,但是他们不明白他们三十多岁的父亲正在经历生死考验,不明白以后他们会多么后悔自己在这时的一种任性,更不明白这给他们的命运带来多大的改变。
当然他们明白也最多也只能懂事一些,这些许安慰阻挡不了家庭衰败的趋势。这个家庭曾经富有,可是盛极有衰,这两年破产的压力催化了本不以为严重的病,肿瘤迅速蔓延,最后癌变成了恶性,很突然也很合理。
我爸是家里的老大,我也是我这一辈的老大。老婶是家庭主妇,家里唯一收入倒下来,而且竟没有医保,心理压力经济压力的打击下。责任理所应当且心甘情愿得全部落在我们家的身上。
我们家的好日子到头了。
我妈这样感慨。妈妈说她要把她几年工资再贴上继续全部奉献出来,几十万是肯定的。这不是怨言,在病面前钱还真的不是那么重要。除了钱还要出力。
婶婶跟着我叔去外地治病……两个孩子怎么办。
也许依然是我们家里的责任了。
我想着未来我要肩负起两个熊孩子的未来,我止不住的叹息。
还有一系列一系列的事
我终于明白什么叫做祸不单行。
又能怎么办呢
看着病床上我亲爱的叔面无血色抓住我的手,我什么话都说不出口……这么年轻的一条生命,全家豁出去也要让他多活几年,我知道他一辈子做企业,心很大很有活力,生活怎么可以这么残忍让他的所有希望戛然而止。
我的弟弟们没有成长,我这个做侄女的却仿佛一夜长大,我感受到了自己的责任,这个责任不是我必须背负的,而是我想背负的,我深受东方中国传统血系观念家庭团结影响,灾难降临时,我感同身受不能敷衍了事。
整个假期我都没有心思去学习去玩,想看的电影一部没看,我其实以为自己心态调整很好啦,但是真的很丧,那种丧的感觉让我做什么事都提不起劲。
沉浸在一个家庭毁了的细思恐极的状态里,沉浸在一起过年的那个最宠我的人要离开的害怕里,
沉浸在生老病死的残酷现实的思考里,
沉浸在我想快点成为一个担起责任的成年人的欲望里
我不知道顽皮的弟弟看不看得懂我语重心长的家书,我也不知道他会不会有一天突然懂事了就会悔恨。
但我真心祈祷,家庭团结用尽全力就可以克服这个难关。愿老叔的检查结果良好。愿大家心态良好。
我也不知道我是什么心情了。

评论